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法律

温总理餐桌上的世界气候版图

2018-11-05 09:32:04

温总理餐桌上的“世界气候版图”

12月17日,中国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在丹麦首都哥本哈根会见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 新华社 刘建生 摄

上午单独请喝茶,中午一同进午餐。17日,温家宝总理在哥本哈根会见了联合国秘书长及多国领导人,希望18日闭幕的联合国气候大会能有一个的结果。此间观察人士分析,从温总理的餐桌上,可以看到谈判现场的“世界气候版图”。在联合国的官方文件上,这些不同的国家集团有个中性的说法:“利益集团”。

据新华社消息,温家宝在当地时间17日上午分别会见了丹麦首相拉斯穆森、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巴西总统卢拉、孟加拉国总理哈西娜。

观察人士认为: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代表大会主办方;丹麦首相拉斯穆森刚刚接任大会主席,是会议承办国的代表;巴西总统卢拉是“基础四国”的代表;孟加拉国总理哈西娜代表穷的发展中国家集团,是受气候变化影响的利益群体的代表。

当地时间17日中午,与温家宝总理共同出席午餐会的领导人分别来自马尔代夫(小岛国联盟)、埃塞俄比亚(非洲集团代表)、苏丹(77国集团代表)等国。在会场,这些领导人的背后,是一个或团结或松散的国家之间的联盟,他们有着相近的利益和立场。

而发达国家板块,主要有美国、欧盟、伞形集团(由日本、俄罗斯、澳大利亚等非欧盟发达国家组成)。

12月17日,中国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在哥本哈根出席丹麦女王玛格丽特二世为前来出席气候变化会议的领导人举行的欢迎宴会。新华社 庞兴雷 摄

丹麦:渴望取得成果

17日早上,丹麦首相拉斯穆森撤回了16日提交的“丹麦草案新文本”。

16日,他刚刚接任大会主席,立即提交了一份部长级谈判的草案文本。

在这次会议上,主办国丹麦两次提出自己的文本,两次撤回。次,会议开始不久,“丹麦文本”先被媒体披露,发展中国家对文本的内容进行了抨击;第二次,在会议因抵制而休会、多次陷入胶着状态后,16日中午,新任大会主席、丹麦首相拉斯穆森启动高层会议,试图将主席国准备的一份草案提交给高层会议讨论。这个文本和欧盟国家的立场基本一致。

但是,巴西代表对此做法率先表示反对,并得到中国、印度、南非等发展中国家的支持。

16日,中国代表团副团长、气候谈判中方首席谈判代表苏伟说,大会主席不能未经各国代表讨论,就凭空拿出一个草案,这种做法不符合透明原则,是对与会各国的不尊重。苏伟坚持:“我们需要一个自下而上的草案文本。”

苏伟说:“我们非常理解主办国希望会议有结果的心情。”确实,丹麦可能是世界上热爱环保的国家之一。这个国家在1971年设立了世界上早的“国家环境保护部”,又在世界上个设立“气候与能源部”。

气候与能源部女部长康妮,在欧洲等西方世界很有口碑。这位“丹麦女强人”一直强烈希望哥本哈根会议能有一个协议。会议结束后,她将到布鲁塞尔担任欧盟委员。她说:“是时候了,世界不能再拖了,失败不是哥本哈根的选择。”

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同样希望这次会议能达成协议。有关气候变化的会议已经开了15次,这次会议有全球100多位领导人到来,如果带回去一个“鸭蛋”,潘基文代表的联合国不好向公众,特别是期望很高的全球环保组织交待。

“基础四国”:男声小合唱

17日,印度环境部部长拉马史说:“我们印度的立场是:和中国非常紧密地站在一起,代表发展中国家;对丹麦草案非常失望;如果哥本哈根会谈失败,我们基础四国将联合其他发展中国家,在未来两个月里拿出一个协议。”

在哥本哈根会场,中国代表团团长解振华说:“我们基础四国的团长,刚刚集体去了大会主席的办公室。”

基础四国是指中国、印度、南非和巴西四个“先进的发展中国家”。这四个国家的英文首字母可组合成英文单词“BASIC”(基础),因而得名。

解振华说,当整个非洲国家代表团集体退出、抵制会议时,中国、印度、巴西、南非四国团长紧急磋商,要声援77国集团的行动。我们四国代表一起到大会主席办公室,要求尽快开全会,讨论非洲代表坚持的议题。

四国代表团团长在会上集体行动,互相支持,在会场上演了配合默契的“男声小合唱”。

他们的合作不仅仅在会场内。今年11月下旬,基础四国在北京磋商,讨论过一份准备在哥本哈根提交的“基础四国文本”,准备反击发达国家的文本。

会议开幕前,印度公布了自己的减排目标,至2020年碳强度比2005年降低20%~25%。和中国一样,印度也采用了碳强度的概念。

巴西政府的立场是,2020年使温室气体排放达到2005年的水平,即每年排放22亿吨的目标,同时不影响国内生产总值保持年均4%的增长率。到2020年,巴西森林砍伐量比目前减少80%,这意味着将能减少48亿吨二氧化碳的排放。

昨天巴西政府承诺,将拿出资金支持不发达国家应对气候变化。这在发展中国家是个。

南非作为非洲经济的国家之一,提出到2020年削减34%的预期排放增加量。

发展中国家三方阵:77国集团、小岛国联盟和雨林国家联盟

在会场美国中心的对面,有一间“77国加中国”的办公室,这里代表着世界上大多数国家的声音。

77国集团不止77个国家,而是一个由发展中国家政府组成的国际组织,成立于1964年,当时成员国有77个。截至2008年6月,77国集团已有正式成员134个。

77国集团没有正式的组织章程,是广大发展中国家的一个松散的磋商组织。中国不是77国集团的成员,但支持其主张。20世纪90年代以来,形成了“77国集团加中国”的新模式。目前,中国已全面参与77国集团的所有会议和活动。

在哥本哈根会议开幕前,“77国加中国”已召开了两天会议。77国集团的的谈判主张和中国一致。

小岛国联盟是另一个发展中国家的联盟,代表43个海岸线低洼的国家。

在谈判会场,他们提出“图瓦卢草案”,得到很多人的同情。16日,图瓦卢代表伊恩说:“我认为我们都在泰坦尼克号上,沉得很快。但是有人不许我们用救生艇,因为有人说,我们需要讨论一下是不是真的要沉。”

他们认为,生存不可谈判。他们呼吁,到2050年全球减排85%。他们希望,哥本哈根气候大会能取得重大突破。

雨林国家联盟由非洲和南美洲国家的热带雨林国家组成,他们的目标是:到2020年让发展中国家的乱砍滥伐减少50%。

他们建议,在大会上增加关于减少毁林和森林退化排放机制的讨论,认为这是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达成协议的契合点之一。他们希望,在这个机制下,减少砍伐森林的国家可以获得碳信用,然后在国际碳市场上出售,由发达国家建立的基金进行支付。

中国外交部副部长何亚非说:“终版本,需要考虑到所有国家,特别是发展中国家的需求。对于发展中国家来说,这是生死攸关的事情。我们是受害者,我们更容易受伤害。煤炭,在发达国家用来供热洗澡,可在发展中国家,人们是用来煮饭的。”

何亚非打个比喻说:“就像一屋子人在吃饭,发达国家已经吃很久了,发展中国家刚坐下来,发达国家就说,应该由你们来埋单。这难道是公平的吗?”

“我们刚坐下来,凭什么就要埋单?”何亚非说。

(王尧)

挖坑机
加油车
土壤重金属检测仪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